当前位置:捷华网文章频道放眼捷克 → 文章正文
捷克农民重创德意志铁骑:胡斯派屡次击败十字军
作者:赵爱华 |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 | 时间:2013-11-19| 阅读权限:游客 | 点券:0点券 | 【

捷克农民重创德意志铁骑:胡斯派屡次击败十字军

    第一次反胡斯十字军:围困布拉格和杰特科夫山之战

    1420年2月、3月期间,在波西米亚和鲁萨提亚德意志保皇派城市的一致支持下,帝西吉斯蒙德催促各界备战镇丵压“异端”。最后在1420年3月17日,教皇的特使、西那(Lucena)主教费迪南德宣读了教皇敕令(Omnium plasmatoris domini)的布道书内容,并且庄严宣布发动一次十字军讨伐行动,任务是消灭所有“威克里夫派,胡斯派和其他异端,以及那些同情、接受和保护这些异端的人”。像往常一样,敕令附加的内容是此战中所有为十字而战的人其所有罪过都会得到赦免。

    西吉斯蒙德亲率十字军大军扑奔布拉格,这些军队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根据布拉格城市秘书布雷佐瓦的劳伦斯(Lawrence of Brezova)的记载,十字军军队里面有各种各样操德语的队伍,有居住在匈牙利王国所有民族,还有来自东南地区的人,像保加利亚人、塞尔维亚人以及瓦拉几亚人,几支东斯拉夫人民族的代表如波兰人、俄罗斯人、鲁赛尼亚人(乌克兰西部地区),最后还有来自西方的荷兰人、瑞士人、英国人、法国人、阿拉冈人和其他来自西班牙的人。布雷佐瓦的叙述中说十字军有15万人当然过于夸张了。在这个问题上,西吉斯蒙德的财政顾问和传记作家艾伯哈特·温德克(EberhartWendecke)说是有8万人,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数目仍就虚高。不过另一种说法也说这支军队可能有8万人之众,布拉格有1万多的军队,也就是说十字军与布拉格军队的数量之比是5比1。即便如此,在中世纪里攻破像布拉格这样拥有数万人防守的坚固城市也并非易事。但是布拉格的众多人口也有不利之处,倘若进攻一方能够进行长期而有效的围困来切断城市供给尤其是食物供应的话,胜败也就不好说了。

    在国外十字军开到之前,波西米亚当地的保皇丵军就早已经开始了行动。保皇党突袭了比尔森,他们不想让杰士卡和他的人马安稳地到达塔波尔。1420年3月25日,保皇党的军队试图在苏德莫尔村(Sudomer)附近突袭杰士卡的队伍,但是后者用招牌似的战车战术打败了保皇丵军。苏德莫尔战役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它对胡斯派来说是第一次而且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它鼓舞了人心,也使得杰士卡以上帝庇护的领袖的姿态顺利进军塔波尔。在开进塔波尔后,杰士卡在附近河流处修筑了两堵城墙,这让塔波尔的防御固若金汤。

    反胡斯势力望眼欲穿。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十字军军队在国王西吉斯蒙德的率领之下逼近波西米亚首都。布拉格地区有两个主要的拱卫城堡--哈拉德坎尼城堡和威瑟哈拉德城堡。前者扼守通往西方和西南方的要路,后者则是通向东南部要冲的重镇,它们都在保皇党的掌控之下。布拉格人试图在十字军抵达之前拿下哈拉德砍尼城堡但却失败了。随后十字军开到,在布拉格人眼前出现的是铺天盖地十字军帐篷,他们驻扎在弗尔瓦塔河左岸的现在名为列塔纳的地方。

    约翰·杰士卡召集队伍全速向北开进。西吉斯蒙德把布拉格围了个水泄不通,他还派军占领了附近所有的战略要地,城东面的维特科夫山却无人把手。在巍峨绵延的低山维特科夫山上,布拉格及其邻近地区的地貌一览无余,此山南坡地区则是葡萄园。杰士卡环顾四周发现如果这里被十字军占领的话,那他们就可以完成对布拉格的有效合围,布拉格的供给线也就彻底被封死了。西吉斯蒙德打算把占领维特科夫山作为他最掷地有声的一击,但是杰士卡猜出了国王的行动意图。杰士卡统率约9000多人直扑维特科夫山,他们在那迅速建立的防御工事和木质壁垒。

    1420年7月14日,来自梅森(Meissen,德国地区)和图林根(Thuringia)几千骑兵和一些匈牙利骑兵渡过弗尔塔瓦河,从东面较为平坦的山坡进攻维特科夫山。当十字军占领了部分要塞时,杰士卡和他的士兵从南坡攀爬了上去,出其不意从侧翼发起攻击。

    十字军损失约500人之后撤退了。紧随着这场胜利,杰士卡在山上修建了更坚固的堡垒要塞。

由于杰士卡的功绩,维特科夫山现在被叫作杰特科夫山,山上还有一尊眼戴蒙布、手持铁钉仗的胡斯领袖雕像矗立在那里以供人观赏。

    维特科夫山的败仗就其自身而言是微不足道的,绝大部分十字军还没有展开行动,他们还有卷土重来的实力。虽然这样,在维特科夫山战败之后,西吉斯蒙德随从中的捷克天主教领主们力图说服他用政丵治手段夺取布拉格才是上策,这些人劝说国王不要按照原来的计划去用重炮轰击这座城市,他们还确保不出一个月布拉格一准落到西吉斯蒙德的手里。于是在1420年7月28日,西吉斯蒙德在大贵族面前接受了冠冕堂皇的加冕礼,披上了合法的波西米亚国王外衣。

    1420年的夏天酷热异常,十字军大营里的瘟疫杀死了大量的人员和马匹,那里还发生了几次大火。德意志诸侯和士兵们逐渐失去了耐心,国王暗地里和胡斯派达成协议的谣言四起。7月底,德意志诸侯打道回府,西吉斯蒙德自己在久围不下的局势下也带领麾下约16000人的军队灰头土脸地撤到了库塔纳霍拉。

    接下来几周里,西吉斯蒙德仅有的有些军事意义的动作是派兵增援布拉格人9月围困的威瑟哈拉德城堡。可是国王像平常一样行动迟缓,他正在苦等摩拉维亚保皇派贵族的援军。11月1日,西吉斯蒙德的军队和列支腾堡的领主海内克·克鲁西那(Hynek Krusina of Lichtenburg)率领的胡斯军队发生了一场战斗,克鲁西那属于逐渐崛起的东波西米亚兄弟会奥雷比特派(在MountHoreb奥雷比山峰之上)的部队。胡斯军赢得了战斗的胜利,保皇派此战比维特科夫山之役败得还要惨,尤其是摩拉维亚贵族伤亡惨重,他们损失了2000多人。

    同时,塔波尔派在波西米亚南部和西部斩获颇丰,他们削弱了西吉斯蒙德在波西米亚最强盟友罗森堡(Rosenburg,或译玫瑰堡)的尤里希的势力。在杰士卡的压力下,尤里希被迫签署一项休战协定。1421年之初,西吉斯蒙德向东开进,迂回穿过波西米亚北部。3月,他和十字军完全离开了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由此第一次反胡斯十字军结束。

    第二次反胡斯十字军:扎特克和库塔纳霍拉战役

    1421年6月,革命派在卡斯拉夫召开的国会上印刷出版了“布拉格四条款”。8月的另一次会议指定曾经在1410年的坦能堡战役中击败条顿骑士团的立陶宛大公亚历山大·维托塔斯(Vytautas或者叫维托尔德Witold)为波西米亚王位继承者。维托塔斯在不在场的情况下被选为波西米亚国王。维托塔斯积极响应,波兰国王弗拉迪斯拉夫表态谨慎,这两个东欧国家君主的所作所为可能是对布雷斯劳帝国会议上皇帝西吉斯蒙德所作所为的报复行为。在那次会议上,皇帝把波兰立陶宛君合国与条顿骑士团有争议的萨蒙基提亚省判给了条顿骑士团。在教皇和新任教皇特使红衣主教卡斯底隆的布兰达(Branda of Castiglione)的鼓动下,1421年8月,美因茨侯爵温丁(Wenttin)的弗里德里克从北面开始侵入波西米亚。

    在8月晚期,一支兵强马壮的德意志军队越过波西米亚边界开进科博地区,其号称至少有12万5千人。十字军的一个分遣部队占领了卡丹城和科莫托夫城,十字军主力则向东移,兵锋直指布拉格。但是在1421年9月10日,十字军转而去攻打扎特克(Zatec)。此时的德国人希望西吉斯蒙德统率的匈牙利军队也开始从他那侵入波西米亚,这样一来,捷克人就不得不同时在不同的几个地区进行防御作战。扎特克战斗进行了3周,虽然扎特克是个小得多的城市,但是经过3个星期的围困和几次进攻后,十字军都无功而返。不光这样,他们反倒被扎特克的守军实施了一次成功的反击。10月上旬,消息传来说一支强大的捷克军队正在增援扎特克的路上,失明的杰士卡也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之一。结果令人匪夷所思,十字军争先恐后从扎特克撤退。扎特克守军出城追击德国人并给他们造成重大损失。德意志诸侯无力制止这场溃败,他们把第二次溃退迁怒于西吉斯蒙德的缺席。这边的西吉斯蒙德听到撤退的消息既失望又恼火,因为此时的他最终展开了入侵摩拉维亚的军事行动,而不久前德意志十字军则刚刚撤离波西米亚。国王西吉斯蒙德夹击胡斯派的打算就此化为泡影。

    西吉斯蒙德率军在10月16日进入到了摩拉维亚境内,其军队移动十分缓慢。途中,西吉斯蒙德的女婿、奥地利大公哈布斯堡的阿尔伯特率奥地利军队赶到,所以其实力又得到了加强。此时国王麾下的军队总共有约5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匈牙利骑兵。当时西吉斯蒙德可能有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西面的德意志十字军撤退了,但是胡斯派的处境仍旧不容乐观。杰士卡率领的塔波尔军正在和保皇党组织的、来自比尔森的叫做“保安军”(Landfrieden)的队伍苦战。与此同时,布拉格军队在一个年轻而又没有战斗经验的维茨米利茨的约翰·维扎达(John Hvezda of Vicemilice)长官的指挥之下,他被杰里夫斯基任命为军队总指挥。此人实力有限,根本无法招架十字军

 西吉斯蒙德想要攻打库塔纳霍拉,可是杰士卡这名身经百战的老兵再次猜出了国王的意图。在他的统率下,塔波尔野战军、奥雷比特派武装和布拉格军队组成的联军急行军直扑库塔纳霍拉。当12月21日皇家军队从西边赶来时,杰士卡已在城门外做好了迎敌准备。十字军战地指挥官比博·斯潘诺派一些军事分队从右翼绕过杰士卡的军队攻打城北大门,保皇党的同情者向他们打开了大门,胡斯军防线被渗透了。杰士卡没有意识到此时库塔纳霍拉城里的德意志人正在勾结保皇派阴谋对城内胡斯派捷克人进行一场屠杀。这些人在傍晚时分打开城门把保皇派军队放了进来,捷克军队突然发现他们被包围了。杰士卡集中他的火枪和野战炮向包围圈薄弱点攻击并从此缺口突围。

    胡斯派的反击来得很快。1422年1月6日,杰西卡率军首先攻击了在奈波维迪的一支十字军,后者完全没有防备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久便抱头鼠窜。杰士卡的军队在后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库塔纳霍拉。西吉斯蒙德感到形势不妙,自己有被包围的危险,遂决定马上撤出库塔那霍拉。1月8日,国王试图在哈勃瑞村扎住脚,但是此时胡斯追兵已经逼近奈莫奇布罗德镇(现在的哈弗里库夫布罗德)。那的桥上挤满了混乱不堪的十字军撤退部队,指挥官下令其他的人从冰上过河。开始时渡河还比较顺利,可是后来冰层裂开,许多人掉进冰窟淹死了。皇帝的军队损失了几千人和几乎所有的辎重。

    西吉斯蒙德先是逃到了摩拉维亚的布尔诺,不久便返回了匈牙利。自从1396年的尼科堡(Nicopolis,尼科波利斯)战役后,他还没有经历过如此惨败。至此,第二次十字军结束。

    第三次反胡斯十字军:仅有的一次全身而退

    尽管这回的十字军比上一次弱小,但是其数目仍不可小觑,而且这回的指挥官是勃兰登堡的弗里德里克,一个身经百战且有才能的老将。1422年9月4日,在纽伦堡的圣塞拔都斯教堂,特使布兰达向西吉斯蒙德授予教皇个人祝福过的一面旗帜,国王则把它转递给总指挥弗里德里克。

    十字军军队从北面和西面进入波西米亚。梅森的威廉一马当先,他在10月初攻下了科莫托夫城,鲁萨提亚和西里西亚军队的加入又增强了这支军队的实力。快到10月中旬的时候,这支十字军中来自勃兰登堡和维尔茨堡(Wurzburg)以及班贝格(Bamberg)主教区的军队被划归弗里德里克统一指挥。这支队伍从萨斯琛留斯(Tirschenreuth)穿过边界与塔霍夫附近的波西米亚天主教军队(比尔森的“保安军”)以及科博城的军队会合。德意志城市的军队,主要是巴拉丁奈特(Palatinate)和科隆选侯的军队也加入到西面的十字军当中来。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增援卡尔斯泰茵(Karlstein)大城堡的守军。战争伊始,此城堡就掌握在保皇派人的手里,而且它是波西米亚中部仅有的一座坚固的要塞。作为维托塔斯代表的科瑞布特②出任波西米亚摄政之职不久,他就开始派人攻打这座城堡。

    虽然第三次十字军在人数上比第二次少,但是至少此次十字军一开始就具备一个优势,那就是胡斯阵营内部日益增长的不睦。胡斯派内部发生了内讧,主持布拉格市政府事务的约翰·杰里夫斯基在3月份被杀。科瑞布特从卡尔斯泰茵抽调回来一些捷克和波兰军队来拱卫其在布拉格的地位,这也是为了防备十字军直接进攻此城。10月22日,实力下降的捷克军队仍然发动了一次总攻,但是他们败得很惨,自己损兵折将不说,还大涨了卡尔斯泰茵守军的士气。

    与此同时,十字军军队则没有什么进展。在这种情况下,弗里德里克和科瑞布特谈判签订一项长期的停火协定。德意志诸侯委派以大主教布拉格的康拉德为首的大批使节和许多大贵族前去谈判,但是捷克人不想和西吉斯蒙德、诸侯以及鲁萨提亚和西里西亚的城市达成和平协议。由是,弗里德里克中断谈判,返回塔霍夫以便采取行动援救卡尔斯泰茵。11月8日,他得知胡斯派和卡尔斯泰茵之间已经达成了停火协议。这是一个撤军的大好机会,双方都不想打仗。就这样,除了一些小规模交火之外,在1422年年底前第三次十字军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勃兰登堡的弗里德里克的确没有带回多少荣耀,但是至少他不是惨败而归。在胡斯战争中,这是仅有的一次没有以溃败而收场的十字军远征。
   胡斯各个派别之间历来就有纠纷,即使是在激进派内部也有争执。这迫使指挥官约翰·杰士卡离开了塔波尔,他在东波西米亚相对温和的奥雷比特派中建立自己的领导地位,在此期间胡斯派之间最激烈的火拼是1424年6月7日的马尔索夫(Malesov)战役。此战中,杰士卡摧毁了一支具有相当实力的布拉格人联军,其中主要是布拉格老城区市民组成的武装力量。科瑞布特在1423年之初被维托塔斯召回,他在1424年6月又返回波西米亚。1424年10月初,杰士卡动身去参加他的最后一次战役,率军去攻打普日比斯拉夫城堡。不幸的是,杰士卡在那里染上了瘟疫。10月11日,他病逝在胡斯军队的联营中。据传说,杰士卡临死前嘱咐要用他的皮来蒙战鼓,并且要在胡斯军冲锋时擂这面战鼓。杰士卡死后塔波尔军出现了一位具备作战指挥和号召力的政治军事领导人大普罗科普(Prokop the Great,又叫秃子普罗科普,Prokop the Bald)作为他的继任者。普罗科普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领导人,但是他又和杰士卡的观点相去甚远。相对于杰士卡的防御性措施,普罗科普更乐于先发制人。在对十字军进行必需的防御作战的同时,普罗科普转变策略开始进军那些充当十字军老巢的邻邦地区。

    1426年6月,胡斯军和德意志军队在乌斯蒂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战斗。乌斯蒂位于德意志边境附近,1423年萨克森选侯占领了乌斯蒂和北波西米亚的一些地区,打那之后,西吉斯蒙德就把这些地方交给了温丁的弗里德里克。1426年6月,一支兵强马壮的胡斯军队开始攻打乌斯蒂,包括选侯妻子凯瑟琳(Catherine)在内的萨克森的封建主们派出了一支大军来救援守卫这座萨克森占据的、易北河沿岸的重镇。胡斯军队有大约24000人,由科瑞布特统一指挥,普罗科普则统率塔波尔军。不可一世的萨克森军队比胡斯军的人数还要多。乌斯蒂之战是德意志人和捷克人之间的一场规模空前的残酷战斗。德国编年史家声称此战有1万5千德意志人阵亡。

    捷克军队取得大捷后,普罗科普力谏其他指挥官说这正是进入萨克森进行“趁热打铁追击”(hot pursuit)的大好时机,此举可以削弱这个地区的战争意志,但是他没有成功。而在接下来两年里,胡斯军横扫了西里西亚和奥地利。

    1426年至1427年的冬季,一些捷克胡斯派军队开始开进西里西亚和奥地利。1427年3月,普罗科普率领的一支塔波尔军在布德维斯(Budweis)和维也纳之间的奥地利城镇兹韦特(Zwettl)重创了一支奥地利军队。布拉格大学的一些教员和一些贵族在科瑞布特指使下暗中勾结罗马教廷议和,此事在1427年4月被人发觉而功亏一篑。摄政科瑞布特不仅地位一落千丈,而且他还被囚禁了几个月。

    第四次反胡斯十字军:塔霍夫溃败

    发动第四次十字军的决定早在1427年年初在班贝格举行的一次非常会议上就酝酿出来了。那次与会的贵族比较少,其成员主要是结成神圣同盟反对胡斯派的法兰克尼亚人,出兵的具体事宜在接下来4、5月法兰克福召开的帝国会议上有了安排。十字军被编为4路独立的军队,第一路军包括来自莱茵地区、阿尔萨斯、斯瓦比亚、法兰克尼亚和巴伐利亚地区的军队;第二路军队出自萨克森地区;第三路是西里西亚诸侯和城市的军队;第四路军队派自哈布斯堡家族领地和萨尔茨堡大主教辖区。如果这些军队真能集结起来,那捷克人就甭想轻易打败这支军队。但是和以往如出一辙的是,许多计划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十字军的4路大军本应在1427年7月从北面、西北面、东南面和南面侵入波西米亚,但实际上只出现了两路,而且这两路兵马比原来预想的还要少。一路是特里尔大主教选侯奥托带领的兵马,再加上巴伐利亚公爵的军队、法兰克尼亚人的军队以及斯瓦比亚城市的军队,他们浩浩荡荡地穿过保皇城市塔霍夫边界附近的山区,向东面的斯特雷保罗(Stribro)进军。此城原是比尔森“保安军”联盟的一部分,但是塔波尔军在1426年9月在没遇到多少抵抗的情况下拿下了这座城镇。斯特雷保罗处于塔霍夫和比尔森正中间,扼守纽伦堡到布拉格的要道,其战略位置对胡斯派来说十分重要。胡斯军占领这里就像一个楔子深入到了比尔森军队和比尔森“保安军”的腹地。十字军在强攻斯特雷保罗上没有什么进展,虽然他们手里有大量的攻城火枪火炮,但是他们似乎没有合理地使用这些武器。不久,十字军便得知一支胡斯军队正在赶来。

    十字军将领接下来的布防既混乱无组织,又怯懦愚蠢。一支侦察骑兵8月2日来报,有一支数目不小的胡斯军队在向十字军逼近。德意志诸侯把攻城炮拉到了斯特雷保罗附近的山上,以此来确保十字军能够更好的迎击捷克人的进攻。他们的第二个命令是烧毁以往的营地,以此来向胡斯军暗示十字军的指挥官们已经有些惊慌失措了。此举产生了误会,很多十字军士兵认为他们战败了,当夜就有大批人开小差逃跑了。等到后来胡斯军发动进攻的时候,士气低落的十字军一触即溃了。

 事实上,当德意志军队从塔霍夫周围地区狼狈撤出,然后穿过波西米亚西部边界的大山和森林,意图逃向上巴拉丁奈特相对安全地区的时候,胡斯军对十字军的屠杀就已经开始了。十字军在仓促撤退中遭受的损失详情还不清楚。奥格斯堡的编年记录中估计的是有10万人死亡,这不太可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十字军部队在撤回德意志之前,在人员和辎重方面都损失惨重。就这样,亨利大主教轻易就将帝国的颜面丢失殆尽。这次惨败也让第四次十字军草草收场了。

    胡斯派没有越界追击。由普罗科普率领的包括塔波尔的部队、奥雷比特派和布拉格军队在内的联军转而去攻打坚固的边界城堡塔霍夫。胡斯军在1427年8月中旬拿下了这座城镇。攻下塔霍夫意味着保皇党人在西波西米亚的、仅次于比尔森的第二大据点失守了。

    对于十字军来说,这个地区曾是一个便利的基地,从这里的西部边界可以自由出入波西米亚中部地区。这里是除了西吉斯蒙德在1420年和1421年从匈牙利入侵摩拉维亚的之外的十字军主要的进攻路线,无论是从西里西亚还是萨克森乃至从法兰克尼亚想要进入到波西米亚西部领土都要经过塔霍夫一带。塔霍夫地处北面科博和南面的多马日利采的中心位置,不论是在十字军的任何进一步行动上,还是在比尔森“保安军”等天主教联盟使用少量兵力所进行的“每日战争”上,其都具有特别重要的军事价值。因此此地一失,胡斯波西米亚便得势了。此时胡斯派的领导人还没有考虑要进军德意志地区,即便这样,德国人害怕遭受攻击的惊恐情绪也正在增长,特别是首当其冲的法兰克尼亚城市。

    一些西里西亚军队原本打算参加十字军对西北波西米亚的入侵,但是当其听到塔霍夫失陷的消息后,他们也不这么干了。

    胡斯派的反击:“光荣进军”

    接下来的4年里,天主教欧洲没有再派兵入侵波西米亚。与此同时,胡斯派却进行着他们宏伟的行动计划。他们大举进军深入到德意志、奥地利、匈牙利等地区。胡斯派联盟的主要领导人大普罗科普早已经试图把1426年的乌斯蒂大捷当做资本来向萨克森进军。片面防守的战略在1427年寿终正寝,攻入敌人领土作战现在逐步成为一种系统的策略。在波西米亚本土作战无论是胜利还是战败都会给当地的居民带来灾难,因此,把战争灾祸从波西米亚的土地上引到敌对的邻邦那里已经刻不容缓。

    胡斯领导人还认为当敌人在自己的土地上作战时,自己人的士气就会低落。十字军可以决定何时、何地、怎样打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妥协让步的压力;而如果在敌人的国家战斗并按照胡斯派意愿取得胜利的话,那这将会大大震撼那里的居民。在教会和德意志诸侯看来更可怕的是捷克军队肆意出入波西米亚周边的国家可能会把“异端之毒”传染给德国和其他地区的大众。胡斯军对邻邦地区进行一系列的定期袭扰,他们当然不称此举为“十字军”,他们叫它“spanile jizdy”(就是“光荣、高贵的进军”)。胡斯派的攻势给国王西吉斯蒙德增加了不少压力,而这位国王现在已是焦头烂额。在1427年和1428年之春的这段时期里,西吉斯蒙德正在塞尔维亚北部和土耳其人鏖战。西吉斯蒙德曾在多瑙河沿岸的港口城市格鲁班特(Golubat)附近成功建立了一个坚固的要塞,但是到了1428年5月后期,他在这里遭到了惨败。皇帝不仅差点儿丧命,而且还丧失了匈牙利对塞尔维亚的宗主权。

    从1429年秋到1430年早期,捷克人发动了一次最大的军事行动:总指挥普罗科普组织了5路军队,据称,其总共加起来有40000步兵、4000骑兵和3000辆战车,这可能是整个胡斯战争中胡斯派所集结的最大规模的军事力量。从阿克的冉(Joan of Arc,冉·达克,也就是圣女贞德)的一封“致波西米亚异端信徒”信中可以看到天主教会这种情绪蔓延到了远离波西米亚的区域。这位奥尔良少女信中威胁如若波西米亚的“异端教徒”仍在“讨厌的愚昧”中执迷不悟的话,她就要施以军事摧毁。

    不过在1430年5月后期,贞德落到了勃艮第人的手里。当英国人指控并最终在1431年烧死贞德的时候,捷克“异端信徒”最坚定的敌人之一,教皇特使、温彻斯特主教亨利·贝优福特便是她的看守者之一。教皇马丁五世在1431年2月20日去世,在此之前年轻的朱利安·塞萨里尼(JulianCesarini)为其专使,这个塞萨里尼早些时候做过布兰达特使的副手。3月12日,威尼斯的红衣主教盖布瑞尔·康杜尔莫(Gabriel Condulmer)被选为教皇,是为尤金四世(EugeniusⅣ,尤金纽斯四世)。

    塔波尔派和“孤儿派”在多马日利采大捷之后继续在邻邦领土上作战。在1433年夏,这种远征行动达到顶峰。1432年,波兰王国和普鲁士的条顿骑士团之间爆发了多次战争,波兰人期望得到帮助。于是在那年7月,胡斯派签署了一个庄严的同盟协议来反对骑士团。1433年,一支奥菲恩军队穿过纽马克进入普鲁士并且占领了维斯拉河(维斯图拉河)上的特兹乌(德斯彻)。他们甚至深入到了维斯图拉河汇入波罗的海的入海口地区,而附近便是格但斯克(但泽)。从捷克人庆祝的胜利看出来除了这广阔的大海之外,什么也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后来,19世纪普鲁士的民族主义者海因里希·冯·特瑞特斯彻克说这对德国的霸权来说是欺辱,他还忿忿不平写道捷克人“用豪迈的捷克歌曲《上帝的战士》来向大海致意,他们用瓶子灌满海水的同时感慨说波罗的海再一次屈服在斯拉夫的脚下了”


加载中……
顶一下
文章录入:admin | 浏览次数:读取中…